当前位置:天津教育咨询公司官网搞笑爱的回归
爱的回归
2022-09-06

1.入侵者

我16岁那年,父亲娶了艾琳娜。艾琳娜不年轻也不漂亮,是一个生活上仅算得上小康的裁缝,曾和我仙女般的母亲是闺蜜。艾琳娜出了名的不好惹,守寡多年,没人敢欺负她。

我很不爽,讨厌继母是所有孩子的天性吧。父亲没跟我商量过这事,他经常出车跑货,三两月才回来一趟,和我感情生疏。但父亲说:“我找个女人回来,就是想管管你。”

我学习成绩不好,但有特长,在中长跑田径比赛中,我素来没有敌手,国家体育运动会的教练给父亲打过招呼,两月后会来招我参加特训,说不定哪天我就会成为奥运冠军。

莉蒂娅是艾琳娜的女儿,比我大一岁,小镇女孩大多不上学,莉蒂娅是少数高中还在就读,且成绩优异的女孩。

记得第一次和艾琳娜一家吃饭,我躲到书房不肯出来,莉蒂娅捧着一个毛猴娃娃给我,说:“如果你不吃饭的话,就会像这只黑猴子,多丑。”她笑了,我也笑了,跟她在一起我好开心,以至于想过接受艾琳娜。

我常做跟莉蒂娅有关的梦,对她有种挺奇怪的感觉。艾琳娜虽然泼辣,但对我不错,父亲不在的时候,我能吃到可口的饭菜,衣服也有人洗。有时我想,和她们这样过一辈子,也许挺好。

一天晚上,父亲和艾琳娜的一段谈话,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

那天晚上,在外劳累了一个月的父亲回来了,我出去小解,看到他的卧室亮着灯,隐约有谈话和叹息声。也不知那晚哪根筋在帮我,我溜到他们门口,偷听到了他和艾琳娜的一段谈话,惊得我后背发凉……

从那天开始,我忧郁了。

2.凶案

我经常彻夜不归,艾琳娜闯到我迷恋的网吧,拧我的耳朵要抓我回去。网吧里那么多人,我好没面子,我说:“你算老几?又不是我母亲,不要你管。”

艾琳娜的手掴到我脸上,她双手叉腰:“听你母亲说,她和你父亲从没打过你,今天我就将他们欠你的巴掌全还给你。”她把我关到储物室,一天没给我东西吃。

艾琳娜把我放出来,把我拖到她表弟克劳开的私人医院,克劳在我血管里抽了好多的血出来。

经过这一打一关,我老实多了,但心里一直想着复仇,父亲和艾琳娜那晚的谈话,是我心里的一块石头。

我跟特里厮混上了,他是纨绔子弟,他父亲是当地首富。特里不是好东西,打架斗殴、泡妞逃课样样精通,是他主动向我套近乎的,因为他看上了莉蒂娅。他跟我说:“你们现在是姐弟,可以帮我追求莉蒂娅吗?我会给你买一块最昂贵的速滑板。”

一天晚上,艾琳娜打麻将去了,我心怀鬼胎地溜到莉蒂娅房间:“你去过迪里酒吧吗?本城最豪华的酒吧,我一个朋友有那里的会员票,我们一起去吧,难得明天不上课。”

莉蒂娅说:“那里不是成年人才能去的吗?我担心母亲会骂。”可在我的煽动下,她还是跟我溜到了迪里酒吧。特里在那儿等着。

本来我是想给特里制造泡妞的机会,没想到这小子把我和莉蒂娅都灌醉了,然后他把我扔给酒保,自己扶着莉蒂娅去了他家开的宾馆。灾难就在那晚发生了……

特里摔死在宾馆的楼下。

第一嫌疑人是莉蒂娅,当报案人敲门时,她还在床上大睡。警察的初步判断是:特里意图强奸莉蒂娅,她奋力反抗时将特里推下了阳台。莉蒂娅痛哭流涕,坚称自己什么也不记得。

当时正值生意淡季,当晚宾馆监控中没发现有其他人进来,宾馆人员晚上在一楼大睡,没听到五楼房间的动静。

警察抽莉蒂娅的血液检查,发现有迷幻药残留,就算真是莉蒂娅无意识中杀了特里,可她是未成年人,并不会负多少刑责。但特里一家很有势力,他们坚称是蓄意谋杀。

艾琳娜没特里家有势力,但也不好惹,她大闹警察局:“如果诬陷我女儿,我就跟他们没完,别以为有钱有势就了不起。逼急了我一把火烧了特里全家!”

警察劝走艾琳娜,暂时将莉蒂娅收押,他们查到了我:这个年仅16岁的皮条客。我吓得双腿发抖,我真的只是想速滑板,另外就是隐隐有点恨莉蒂娅,希望浑小子特里将她这好学生拉下水,余下发生的事,真不是我预料的。

3.投奔生父

我是始作俑者,当我心惊胆战回到家时,家里乱七八糟的,还有两把刀子插在桌子上。是特里家派人来闹了。艾琳娜再彪悍,也是势单力孤的女人。

艾琳娜哭得两眼发肿,自言自语道:“露西,到底是谁做的孽?你不应该让我遭受这些灾难。”露西是我母亲的名字,她是在骂我。

不知在外的父亲知不知道家里的这些变故,如果他知道了会很快抛弃我吧,我好害怕。这时候有人打电话来了,艾琳娜接听了,用干涩的嗓音说:“是克劳表弟吗?我明天去你那儿。”

这个家不能再待了,我收拾了一些钱、衣服和手玩游戏机,离家出走了。临走前,我还拿走了莉蒂娅给我的黑猴子玩具,关于奥运冠军的美梦,也要躲过这一劫再说。

我坐车一百里,去了城里的影视音乐城找普赖德,我想他一定会收留我,虽然我们只见了两面。

很容易就在那个影视音乐城找到了普赖德。他四十出头了,可打扮得像小伙子,他至今未婚,他长相英俊、能歌善舞,被他迷倒的女人成把抓,我母亲露西也喜欢过他。

我表明身份和来意后,普赖德抬起那张半边被长发挡住的脸,说:“留下吧,做个清洁员。”我投奔普赖德了,至于特里那件案子,不是我的能力能管得了的。

我在普赖德那里做了清洁工,晚上与歌舞厅值班老头一起住。老头唠叨:“听说你是普赖德弄来的,你是他的私生子吗?他的风流债太多了。”

我之所以投奔普赖德,就是因为他是我的亲生父亲。记得我7岁时,母亲曾带我找过普赖德,我们一起吃过饭,当时他们说了什么我不知道。我11岁时,普赖德的乐队到我所在的小镇演出,母亲又和他见面了,我听母亲说:“迈克是你的亲生儿子,你不能一点责任也不负……”

一天,普赖德叫来我,不阴不阳地说:“露西生了个什么儿子,一不会唱,二不会跳,什么也不会,挣不了钱。不过……我会让你变成钱的。”

普赖德拍拍我的脸,神秘地说:“打个电话,我们一起发财。”他闪到楼外拐角的公用电话去了,而我则像个贼跟在他后面,走路悄无声息,这是我热衷偷听练出来的功夫。

普赖德的电话震惊了我,他是打给我父亲的,他说:“你儿子迈克在我这里,一百万卢布,不准讨价还价。五天以内来把他赎回去,不然我把他卖到泰国去做人妖……”

我从头顶凉到脚底,这就是我的亲生父亲?

第二天,父亲没有来,艾琳娜来了,她将我的照片贴得到处都是,上面声明我被人绑架,并用音响放到闹市区,将普赖德敲诈的电话录音放到最大声。

公用电话显示出城市的位置,普赖德在这个城市算名人,经常演出、接受采访,他的声音很快被人听出来,而我也很快知道了艾琳娜来找我的消息。这个野蛮鲁莽的女人,像一尊雄伟的战神,不管不顾、横冲直撞,当她听路人说这声音像普赖德,又确定那个电话就在影视城附近后,她闯到了我们这里。

然后她看到消瘦的我,以及躲之不及的普赖德,她边骂边要冲上去打,但被保安人员拦住了,最后艾琳娜将鞋子扔向他,骂道:“这是我替露西打你的,你这个人面兽心的混账。”

原来,艾琳娜是知道母亲和普赖德秘密的,估计也怀疑“绑匪”的声音是谁。我突然感激起她,我帮她捡起鞋子。我走时甚至都没回头看普赖德一眼,他让我恶心。

4.回归家庭

艾琳娜将我好一通大骂,我羞愧地一言不发,这种被骂,是不是一种幸福?

我被艾琳娜拖回了家,在路上我一直想问莉蒂娅的案子情况,但不敢问,我怕有不好的结局。

回到家里,父亲也在。对于我出走的事,他只说:“回来就好。”艾琳娜则说:“被他一个狐朋狗友拐骗了,那小子招了,他赔了点钱,我就不告他了。”

感谢艾琳娜没有告诉父亲真相,她扬言要搞臭普赖德,要把录音发到网络,并上告法庭。普赖德害怕了,主动讨饶私了,他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我怎么会有这样的生父,我的劣根性是不是遗传了他?

一连串的打击,父亲病倒了,艾琳娜肥厚的身躯跑前跑后,如果不是她在,我肯定应付不了这些。

我从邻居那儿打听到莉蒂娅案子的进展,莉蒂娅对推特里下阳台的事供认不讳,她还在关监等待判决。邻居说:“特里一家很厉害,关在监狱里比放在外面安全,他们已来骚扰打砸好几次了。”

我以亲属的名义去见莉蒂娅。十多天不见,莉蒂娅消瘦了许多,她说:“你为什么要来?赶紧躲得远远的,我不会判多少刑的。你别忘了我的功课中,法律学得最好。”

就算莉蒂娅关不了多少年,可她若有关监的经历,后半生怎么过?她学习成绩那么好,是期待着上大学成为白领的,她这一坐牢,学业、一生都毁了。再说,特里一家如狼似虎,出来后会放过她吗?

我说:“你这么弱小,怎么可能将一米八高的特里推下去?为什么要承认呢?就让它成个迷案不好吗?或许有小偷进来或是特里自己喝醉了摔下去什么的。”

莉蒂娅眨眨眼:“迈克你别说了。我当时半梦半醒,推特里下去的确实另有其人,但他是为了保护我不是吗?我差点被迷奸的情况下过失杀人,判决会轻得多。”莉蒂娅当时半梦半醒?这一点我真没想到。

父亲的情况转危为安,他把我和艾琳娜叫到跟前:“我们及早变卖家产搬走吧,杀了特里,我们的厄运这辈子完不了。我要趁我还清醒立下遗嘱……”

父亲对律师立下如下遗嘱:他若过世,家产我和艾琳娜一人一半,有一些余款送给福利机构。

父亲的遗嘱中,我居然也有一半的继承权,我震惊了。父亲立完遗嘱,他拉过我的手:“迈克,我以前对你关心不够,是因为太忙,是因为怀疑你母亲。你不会怪我吧?我心里的石头现在终于放下了,以后我会补偿你的。”

此时的父亲,像个实实在在有感情的父亲了,我活这么大,直到今天才感觉到。这是怎么回事?我回头看艾琳娜,她在抹眼泪。

我永远忘不掉那个让我变得忧郁的晚上,我偷听到父亲对艾琳娜说:“迈克到底是不是我的孩子?我一直怀疑露西,但我没勇气去澄清面对。你表弟克劳不是开私人诊所的吗?你帮我去做个鉴定吧。如果他不是我儿子,我就将所有财产给你和莉蒂娅,送那孩子参军或当运动员,我们永不相见……”

从那天起,我就知道我要永远失去父亲了,因为我是个野种,可今天父亲却说“他会补偿我”。还有什么可说的呢?是艾琳娜,这个外表凶悍但内心善良的女人,她保全了父亲脆弱的心、帮了我,也放弃了一半的财产继承权。

5.永远爱他们

艾琳娜忙着变卖家产远离小镇逃离特里家的魔掌,我对她说:“如果有来世,你可以做我的亲生母亲吗?”艾琳娜被我煽情的话搞得愣住了。

我给了她一个大拥抱,我想:从此以后,我可能很久都不能享受到她的怀抱了,因为我要坐牢了。

我要去警察局,讲诉特里案件那天晚上的真实情况:

那天晚上我喝多了,但呕吐让我清醒过来,我发现莉蒂娅被特里带走了。我预感不好,凭我对特里的了解,知道他常泡妞去那个他家开的宾馆,指定要522——他的幸运数字客房。我追寻而去,当时宾馆工作人员在打瞌睡,没人阻拦我。

至于为什么宾馆监控没有发现我?那是拜特里所赐。他曾把我带去那个宾馆,指出几个监控盲点,说他每次泡妞都“神不知鬼不觉”,为了他泡妞方便,522房门也处在盲点以内,我正在踩着这些盲点闯进去。

我敲开522的房门,特里不耐烦地要我离开。我看到莉蒂娅昏睡在床上,衣服被解开了。不管我多么讨厌莉蒂娅这个侵入者,也不能让特里污辱她。我和特里扭打在一起,扭打到阳台时我用力过猛,把他推下了楼。

我吓坏了,准备逃跑时,看到莉蒂娅动了一下,我没细想,赶紧逃跑了。现在想来,当时我和特里打架吵闹那么大的动静,莉蒂娅应该是知道的,但她因为迷药,已失去了行动能力。她为什么要保护我?因为我是为了救她?因为她承认罪行刑责较轻?还是因为她把我当弟弟?

我要自首换回莉蒂娅。去自首时,我带上了莉蒂娅送我的黑猴子玩具。我杀特里虽然事出有因,但不算正当防卫,刑责会比莉蒂娅重很多。当田径奥运冠军的理想,这辈子都不会实现了。

不管在监狱里蹲多少年,我会一直祝福我的家人:我的养父、艾琳娜,还有莉蒂娅,我爱他们。

(责编/范文轶 插图/杨宏富)为了您更好的访问本站,请使用手机或平板自带的浏览器可获得更佳的浏览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