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津教育咨询公司官网搞笑整酒
整酒
2022-09-18

李明一声不响地进了家门,随手把一个大信封丢在了炕上。李明娘拿起来一看,立刻喜上眉梢喊道:“考上了!考上了!儿子你考上大学了!”

李明爹李老根凑过去瞧了瞧,板着脸凶道:“娘们家家的,没见过世面,嚷嚷啥?你想让村里的人也晓得啊?”

李明娘被兜头浇了一盆凉水,不满地反驳:“怕啥?不偷不抢的,自家娃凭本事考的,这是能耐。”

李老根愤愤地道:“那成,你去村委会的大喇叭广播去,没人拦你!”

李明娘一听仍旧没有闭嘴,小声嘀咕着:“咱不整酒不就得了。”

李老根火冒三丈:“放屁!你不整酒还打算不打算在村里待啊?不信,你试试!”

李老根一家是外来户,落户在这个村子才一年多,但是村里的习俗他们早就明了。那就是整酒!村里人只要家里有了大事小情,上至婚丧嫁娶,添丁进口,下到母猪产仔,草鸡抱窝……你就必须摆上几桌酒把村里人都请到家里意思意思。当然大家也不是白吃,都有礼数。三五斤米酒,十几个鸡蛋……多少不限,关键是情分!如果你吃了人家,当轮到你时你不办,那你就成了“各路”,村里人只用牙根子就能活活把你嚼得稀巴烂,保证让你没脸再出门口。村里并不富裕,整这么一顿酒,一般的人家都会被脱层皮。其实大家都怕,然而多少年流传下来形成了恶性循环,已经刹不住车了。所以一旦家里有了事由,都先瞒着,不声张。不过,村子只有屁股那么大,就算掖到老鼠洞里,保证也能被好事的家伙们给你刨出来。

李老根平时靠做豆腐过活,日子本来就不好,哪里有闲钱整酒呢?但是当务之急最头疼的还不是整酒,而是学费。那么多的学费砸锅卖铁也凑不够。

李老根长叹了口气。

李明说话了:“爹,家里的境况我清楚,这个大学我不上了。我刚才已经到陈石头那里报了名,下礼拜就走。等我打工攒够钱再去上。”

李明娘数落起来:“你搭错了筋啊!你要出去打工?这大事也不商量商量,就自己做了主,我看你要翻天啊!”李明默不作声,一掀门帘,抽身进了里屋。

李老根寻思了半天开口道:“打工也好。现在只有这个法子了,认命吧。明天你到集上看看给他买点啥捎着。”

李明娘不死心地道:“你去村里借借,乡里乡亲的不会不帮忙。”

李老根一下就火了:“还要脸不?这些年你见我求过谁?就算送到手里,我都不会好模好样地去拿。亏你想得出这馊主意。”

“死性头!茅房石头,又臭又硬,这路人没法跟你置气。爱咋咋地,我也不管了。”老婆一赌气就出去了。

第二天,李明娘来到集上,左看右看,东西都贼贵,最后一咬牙只给李明买了一条红内裤,这物件好,穿上辟邪。然而李明娘前脚进屋,村主任后脚就跟来了。

“好你个李老根,家里有了这大喜事竟然瞒着。”一照面,村主任就高声喝问。

李老根心里扑腾一下,莫非李明考上大学的事他知晓了?知晓了又咋样?我们也不去上,等于没有,你让我整酒可说不过去。

李老根赔笑道:“我家的母鸡头些日子被刘球家放炮吓破了蛋窝,连个屁蛋都生不出了,哪来的喜事啊?”

村主任哼了一声:“死鸭子嘴硬!我亲眼所见,还错的了?你老婆赶集去了,她在集上买了一条红裤衩,对不对?”

李老根哭丧着脸:“这也算喜事啊?一条裤衩才几个钱!”

村主任咂摸着嘴:“说得轻巧,还几个钱?你打听打听村里人不过节不娶媳妇的谁家买红裤衩来着?”

李老根低声下气地问:“主任你说咋着吧?”

村主任大手一挥:“整酒!”

李老根差点没哭出声:“主任,您高抬贵手,我是真的整不起啊。”

村主任缓和了一下语气:“李老根啊,你来咱村也有时日了,啥路数你也明镜儿似的,你不整酒能交待得过去?这样吧,你也别太破费,你做的豆腐挺好,做上几板。我儿子在县城饭店是厨师,我给你喊回来,让他做个豆腐宴。家里酿的米酒拿出来,有多少算多少……就这么定了,你抓紧做豆腐。剩下的事情我替你张罗,日子就定在后天。”村主任不由分说便拍了板。

这天一大早,村主任就带着几个后生来到了李老根家里。垒灶台的垒灶台,搭案板的搭案板……一帮人忙活的热火朝天。李老根只好强打精神听从村主任的分派。临近中午,酒桌一字摆开。村主任的儿子不愧是大厨,一样豆腐做出了好几道菜,别说还真顺得过眼。乡亲们陆续来了,李老根两口子急忙把大家往酒桌上让。虽然李老根脸上带着笑,可心里却敲上了小鼓。原来乡亲们谁也没带礼物,全部两手空空——哪怕二两菜油也成啊。李老根暗暗叫苦,这简直成了吃大户。人员到齐,村主任一声令下,开席。

村主任端起了一杯酒走到中央大声说道:“今天李老根家有了大喜事,咱都是来沾喜气的。希望这样的喜气也出在咱头上。”众人齐声附和。

村主任看看李老根:“老根,你也说两句。”

李老根咧咧嘴道:“没啥喜事,没啥喜事。吃好,喝好。”

村主任不满地说:“说的啥玩意,有点创意好不好。算了,我替你说吧,李明考上大学就是天大的喜事,这在咱村开天辟地头一回。”

李老根一惊:“你咋知道?没有哩……”

村主任一笑:“通知书送到村委会,还能瞒我?我还知道,你家出不起学费,李明打算去打工,你老婆这才赶集买的红裤衩……考上大学容易吗?你糊涂啊,老根。”

李老根尴尬地又是点头,又是摇头。

村主任继续说道:“我跟大家一合计,大家都说你必须得整这场酒——这是大家的心意。”村主任从兜里掏出一个大红纸包,“你的脾气我们都熟悉,直接拿过来怕你犯轴。你回头数数,看看够不够学费,不够的话村里再给你想办法。凑钱人的名单也一起包在里面了。拿着吧,别冷了乡亲们的心。”

李老根愣了半天,终于明白过味来,双手抖着接过去,猛然喊了一嗓子:“孩他娘,儿子,快点给乡亲们敬酒。”

村主任哈哈大笑:“在这里顺便说一句。我跟村里的老人都商量过了,咱村整酒的风气该刹车了。别他妈的猪坐月子,羊下奶就弄好几桌。说实话谁家经得起折腾?想整酒就要跟李明学。不是这等大事,我看谁还显摆?”

大家都齐刷刷地鼓起掌来……由于微信无法分享本站内容,可将网站文章通过QQ或脸书及推特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