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津教育咨询公司官网国学红楼梦中尤二姐为何会尤二姐为何要撮合尤三姐与贾珍?
红楼梦中尤二姐为何会尤二姐为何要撮合尤三姐与贾珍?
2022-09-23

尤二姐是 贾琏的二房,是贾珍夫人尤氏的继母带来的女儿。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

《红楼梦》中尤氏姊妹双双自尽的悲剧,堪称是整部书最现实的故事,细读之下,总是令读者无限叹息,心生凉意。

很多初读《红楼梦》的读者,总会笼统地认为尤二姐的悲剧是拜贾珍、贾琏所赐,如果不是他们张罗“偷娶”,尤二姐未必就会被王熙凤盯上,最后也断然不会落得一个“吞金自尽”的结局。

殊不知,“偷娶”之事一个巴掌拍不响,此事是经过尤二姐的同意的,她称不上是一个受骗者,我们可以来细细分析其中的情节逻辑。

第63回,贾敬去世,尤氏母女三人前来宁国府帮忙,期间贾琏、尤二姐相见,彼此暗送秋波,大有你情我愿之意。其后贾琏、贾珍、贾蓉三人一番商量后,便决定谋划“偷娶”之事,让贾琏偷偷娶了尤二姐,单针对这件事而言,每个人都心怀鬼胎。

先说贾琏,他完全是荷尔蒙作祟,贪图尤二姐的美色,想要尽快占有,所以一面瞒着王熙凤,一面又违背国孝(宫中老太妃薨)、家孝(贾敬刚刚去世)期间不能娶亲的政策,在花枝巷买了一套房,偷娶之后就将尤二姐安顿在此处,时不时过来享受夫妻之乐;

贾珍、贾蓉这对父子也没安好心,他们同样觊觎尤二姐、尤三姐的美色,之所以帮助贾琏偷娶,是因为可以将尤二姐、尤三姐长远地留在身边,这样可以时不时过来揩油占便宜,这一点《红楼梦》中直接点明了:

却不知贾蓉亦非好意。素日因同他两个姨娘有情,只因贾珍在内,不能畅意。如今若是贾琏娶了,少不得在外居住。趁贾琏不在时,好去鬼混之意。——第64回

而对于尤二姐自己而言,她也有自己的谋划。贾琏在偷娶之前,曾许下承诺:王熙凤病入膏肓,已经没有几年活头了,等凤姐一死,就接二姐进去当正室。这对于一直忧虑终身大事的尤二姐而言,无疑很具有诱惑力。

同时,尤二姐并不傻,她很清楚贾琏仅仅是相中了自己的美貌而已,真心的成分并不多。而且试想一下,如果贾琏真的对尤二姐是真心的,那么为何不直接等到王熙凤去世,然后迎娶尤二姐进去做正室,这样也是对尤二姐负责任,而不是瞒着贾家人,又违背国孝、家孝的政策,硬将尤二姐偷娶进来。

我们这些旁观者都能看到这些利益问题,尤二姐作为局内人,她不可能考虑不到这些,但她选择了承担这些风险,因为未来荣国府琏二奶奶位置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一旦成功,她一个平民女子就能跻身贵族之家,这么丰厚的预期收益,是值得她冒这个风险的。

同时,尤二姐自己嫁人,却没有忘记自己的妹妹尤三姐,她希望能将尤三姐嫁给贾珍,这样自己姊妹两人都能终身有靠,书中这般记:

尤二姐滴泪道:“你们拿我当愚人待,什么事我不知?我如今和你了两个月夫妻,日子虽浅,我也知你不是愚人。我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如今既作了夫妻,我终身靠你,岂敢瞒藏一字?我算是有靠,将来我妹子却如何结果......”贾琏听了,笑道:“你且放心!我不是拈酸吃醋之辈,前事我已尽知,你也不必惊慌。你因妹夫倒是作兄的,自然不好意思,不如我去破了这例。”说着,走了,便往西院来。——第65回

贾琏娶了姐姐尤二姐,贾珍娶了妹妹尤三姐,那可不就是“妹夫倒是作兄的”?问题在于,尤二姐为何要撮合尤三姐、贾珍?难道她不知道贾珍是个什么货色?她这不是将妹妹往火坑里推吗?

其实细细分析尤二姐这个人,便会发现她的骨子里有一种小人物的自卑,这一点贯穿了尤二姐的一生,包括后文中王熙凤设计将她骗进大观园,从衣食住行方面进行克扣,还借刀杀人,让小妾秋桐每日辱骂她,可二姐从来没想过反抗;

包括尤三姐死后托梦,让她一剑斩了王熙凤这个妒妇,然后一起回归警幻门下,尤二姐同样不敢,因为她觉得自己品行有愧,这些折磨都是她应该受的。

为何尤二姐会这么懦弱呢?便是自卑心理作祟,她觉得自己一个普通人,能进入赫赫扬扬的贾府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自己有什么资格能和王熙凤、秋桐这些人对抗呢?

诚如郭帼英之文《最无辜堪恨亦堪怜——我看尤二姐悲剧》(载《红楼梦学刊》2001年第3辑)中对尤二姐悲剧的阐释:

试读尤三姐托梦一节,“长叹而去”四字含有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丰富内涵......它道出了尤二姐内心深处久已有了的动机,这就是“尤氏心中早已要进去同住方好”,也就是一心向往着变秘密非法作妾为公开合法作妾,揭去“二奶”的遮羞布而进入“姨娘”的殿堂。这一思想动机既是先前艳羡、热衷贵族生活的庸俗心理的进一步发展,也是她此后为人行事的主导思想,直到死都没有改变。

此段话,便可解答尤二姐撮合妹妹尤三姐、贾珍的真实心理。也解释尤二姐为何那么轻易地就进了王熙凤的圈套——她实在太向往豪门贵族的生活了,不当正室也可以,只要能进入贾府就行。

尤二姐对贵族生活向往的庸俗心理,让她以己度人,用自己的价值观来衡量尤三姐,自己既然已经嫁给贾琏做妾,那么尤三姐也可以嫁给贾珍当妾,这样姊妹两人双双步入豪门贵族,岂不美哉?

尤二姐最终的悲剧成因也就在此,她既不是个完完全全的好女子,也不是个穷凶极恶的坏人,除了有过生活作风不洁的过往,以及庸俗的热衷贵族生活的心理,她基本上就是个寻常女子,一旦进入贾府,面对深通权术的王熙凤或明或折磨,她只会听之任之,不敢有一丝一毫的反抗。

很有深意的是,尤二姐最终选择了“吞金自尽”,以这种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她还是选择了退避,没有进行反抗,自己穿好衣服在床上躺好,静静等待死亡的到来,一点儿也不麻烦别人,“吞金”也暗示了尤二姐世俗小人物的执念,她一生都没有逃离这个诅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