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天津教育咨询公司官网国学红楼梦中紫鹃情试宝玉造成了什么样的局面?
红楼梦中紫鹃情试宝玉造成了什么样的局面?
2022-11-24

贾宝玉的婚事是《红楼梦》里的一条主要情节线索。 趣历史小编整理了一下,现在给大家详细说明,快点来看看吧。

在贾府之中,便长期存在着有关宝玉的两大阵营。其一:以贾母为首的“木石烟缘”,也就是林黛玉与贾宝玉;其二:以王夫人为首的“金玉良缘”,也就是薛宝钗与贾宝玉。

因为贾母在贾府之中的地位,因此,在很长一段时期,“木石烟缘”都处于优势地位,但是,随着元春晋封贤德妃,王夫人在贾府之中的地位逐渐上升。这两大阵营的地位也在无形之中发生了变化。

比如端午节元春赐礼,将宝玉、宝钗二人的礼物给成一样,便显示了元春对宝玉婚姻的态度。

但是,这样的局面在清虚观打醮后,又再一次发生了改变。

因为张道士为宝玉做媒,将他的婚姻大事首次提到了议程。贾母凭借宝玉不宜早婚的硬性条件,拒绝张道士为那个十五岁的女孩提亲一事,可以说是变相的拒绝了“金玉良缘”,因为,在这之前,贾母刚为宝钗过了十五岁生日。

而从清虚观打醮后,“金玉良缘”与“木石烟缘”便默契地保持着长久的沉默。这期间,任何一方都没有过激的行为。

而紫鹃情试宝玉,正好打破了这样的局面。

紫鹃情试宝玉,以黛玉年龄大了,即将要回林家为由,欺骗宝玉。一开始,宝玉不信,但随着紫鹃有理有据的言辞,他又不得不信了。

宝玉因为得知黛玉即将离去,大病了一场,差点死去。这便是紫鹃情试宝玉的整个过程。

回顾紫鹃情试宝玉一事,我们可以看出,在这一件事中,有两人表明了心迹,还有一个人,彻底看清了现实。

第一:宝玉以死明志。

晴雯见他呆呆的,一头热汗,满脸紫胀,忙拉他的手,一直到怡红院中。袭人见了这般,慌起来,只说时气所感,热汗被风扑了。无奈宝玉发热事犹小可,更觉两个眼珠儿直直的起来,口角边津液流出,皆不知觉。给他个枕头,他便睡下;扶他起来,他便坐着;倒了茶来,他便吃茶。

紫鹃前脚刚走,宝玉便已神志不清,连晴雯呼唤他,他也是无动于衷,让他坐着便坐着,让他喝茶便喝茶。这显然是哀莫大于心死的表现。

宝玉的突变,宝玉的失常,让贾府上下忙成了一团。尤其是贾母,面对失常的宝玉,着急、悲伤。随后,因为紫鹃的出现,宝玉开口说话了,贾母更是对她怒目而视,想吃了她的心都有了。

但等贾母明白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也不再责怪紫鹃了。

贾母便拉住紫鹃,只当她得罪了宝玉,所以拉紫鹃命他打。谁知宝玉一把拉住紫鹃,死也不放,说:“要去连我也带了去。”

宝玉见黛玉要去,悲伤过度,在精神失常之时,再也不顾及礼仪规矩了。他这句就要去连我也带了去,表明了他对黛玉难以割舍的深切情义。

他对黛玉的情,深入骨髓,所以,连听见有人说,林之孝家的前来看望,宝玉都大惊失色,以为是来接林妹妹的;连看到那个自行船的模型,他都以为是接林妹妹的船。

看着宝玉回过了神,众人终于安心地离开了,但紫鹃,却被他留了下来。

作为黛玉的贴身丫鬟,宝玉知道,留下她,便意味着留下了林妹妹。在好几个夜晚,宝玉在睡梦之中惊醒,哭泣,唯有见到在一旁的紫鹃,他才得以平静。

宝玉好了以后,同紫鹃再一次表明了他对黛玉的情:

宝玉笑道:“原来是你愁这个,所以你是傻子。从此后再别愁了。我只告诉你一句趸话:活着,咱们一处活着,不活着,咱们一处化灰化烟,如何?”

第二:黛玉的以死明志。

袭人在晴雯的提醒下,赶忙来到了潇湘馆,见了紫鹃,便哭着将此事告诉了她。此时的林妹妹刚喝完药,听了这个消息后,哇的一声,将药吐了出来。

黛玉一听此言,李妈妈乃是经过的老妪,说不中用了,可知必不中用。“哇”的一声,将腹中之药一概呛出,抖肠搜肺、炽胃扇肝的痛声大嗽了几阵,一时面红发乱,目肿筋浮,喘得抬不起头来。紫鹃忙上来捶背,黛玉伏枕喘息半晌,推紫鹃道:“你不用捶,你竟拿绳子来勒死我是正经!”

听见宝玉死了大半,黛玉脸色大变,还让紫鹃拿绳子来勒死她。这显然体现出了,宝玉在她心中,比生命还重要。

更难得的是,听紫鹃说了事情的经过后,她赶忙让紫鹃去开导宝玉。也是因为她的这一举动,才拯救了危在旦夕的宝玉。

他们二人的情意,之所以难得?之所以可贵?是因为他们即是情人,也是知己,林妹妹知道宝玉的心,这很难得。

第三:看清现实的薛姨妈。

薛家从入住贾府后,便开始追求“金玉良缘”,而薛姨妈,更是这个过程中的主脑。同王夫人说,宝玉的金项圈要找有玉的婚配,便是最好的说明。

只是,深处于封建社会之下,一直被“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婚姻观念熏陶的她,从来没有正视过贾宝玉与林黛玉之间的情意。

她对林黛玉,从来没有关心。但紫鹃情试宝玉,却彻底改变了她对“木石烟缘”的认知,也改变了她对林黛玉的态度。

当她面对为黛玉离开而死去活来的贾宝玉时,她一反常态,竟然为宝黛二人见不得光的自由恋爱做了一番掩饰。

薛姨妈劝道:“宝玉本来心实,可巧林姑娘又是从小儿来的,他姊妹两个一处长了这么大,比别的姊妹更不同。这会子热刺刺的说一个去,别说他是个实心的傻孩子,便是冷心肠的大人,也要伤心。这并不是什么大病,老太太和姨太太只管万安,吃一两剂药就好了。”

显然,得知黛玉即将离去的宝玉,已经远远超出了如薛姨妈所说的兄妹情义,但除了这样圆谎,又能说什么呢?

薛姨妈所说的这番话,即是出于一个客居于此不得不说的言辞,也是她为维护宝玉体面不得已而为之。

其实,薛姨妈在这件事中,不仅替宝玉圆了谎,不久后,她同样前往潇湘馆,好好的呵护了林黛玉一回。

回看前文,我们何曾见过?薛姨妈看望、关心林妹妹?也只有在她明白宝黛二人之间如此让人震惊的关系后,才改变了以往的态度。

当然,薛姨妈对于他们二人这份“善意”,绝不是表明她放弃了追求“金玉良缘”,而只是她在面对现实后,选择以另一种方式,介入“木石烟缘”。